长工计斗老鳖一

但是他为人却刻薄狠毒,满肚子的坏水像茅坑里的气泡一样,时不时地咕嘟嘟就冒出几个,人送外号——老鳖一。


长工计斗老鳖一


这事发生在民国时期,赵家庄有个姓赵的财主,家有良田几百亩,大车一挂,牛羊成群。但是他为人却刻薄狠毒,满肚子的坏水像茅坑里的气泡一样,时不时地咕嘟嘟就冒出几个,人送外号——老鳖一。

老鳖一家里雇了一个长工,是个20多岁的壮小伙,名叫大来。为人忠厚老实,本分能干,干起活来不惜力气,只为了到年底时能从老鳖一那里得到一年的工钱——3石谷子。

转眼到了腊月二十九,大来对老鳖一说:“东家,年底了,该结算工钱了,我好回家过年。”

老鳖一正坐在堂屋中的火炉旁,吧嗒吧嗒地抽着烟。他轻轻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不阴不阳地说:“想结算工钱?可以呀,不过还没到日子,还有两天哪,你总得把活干完吧。”

大来小声地问道;“东家,还有啥活?你尽管吩咐,我一定把活干完。”

“好,这可是你说的,一定干完,要是干不完,我可要扣工钱了。”老鳖一像早有准备一样,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满脸奸笑地说道。

“中,东家说啥活吧。”大来是老实人,他想,不就是干活嘛,有啥难的,我来就是干活的。他可没想到,这是东家给他下的套。

“这样吧,今天是二十九,明天是年三十,在这两天内你给我干完3件事,3石谷子一粒不少照付。若一件没干完,就扣1石谷子。”

“中。”

老鳖一见大来满口答应了,脸上便立马露出了阴险样:“前院东厢房的大梁不直,歪歪扭扭的,你给我弄直了。”

大来一听,差点气晕过去。这不是成心刁难人吗?房子都盖成好多年了,我咋能弄直?难怪人家都说东家心黑,还真黑,比那锅底还黑。认输吧,要扣1石谷子,自己辛辛苦苦干了一年,不能就这样便宜了老鳖一。大来又急又恼,低头沉思一会儿,便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可谓急中生智。

“中,我给你弄直了。”大来答完话,扛着一根扁担就出了院子。老鳖一望着大来远去的背影,嘿嘿冷笑道:“小子,认输吧,你也不想想,老爷我是谁?哼!”说罢,又坐在椅子上继续吧嗒吧嗒地抽起了烟。

过了半个时辰,老鳖一起身来到了前院,他想看看大来是怎样干活的。这一看不要紧,把个老鳖一愣住了,两只眼珠子像死鱼一样干瞪着。只见大来把一捆捆谷秸杆正往东厢房里挑着,房内已堆满了秸杆

老鳖一奇怪地问道:“大来,你挑这么多秸杆干什么?”

“东家,我想用火熏烤大梁。锨把弯了,用火烤热了就能压直了,大梁也一样,用火烤热了也能压直了。”

“什么?”老鳖一气得一蹦老高,从台阶上一下子跳到台阶下,“那还不把我的房子烧着了?”

“东家,你是让把大梁弄直了,没说不让烧房子呀?”大来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这……”老鳖一干瞪眼,说不出话来。他自知理亏,便又说,“算了,这件事你别管了,赶快把秸杆挑到场地里,我还用它喂牲口呢。你还是干第二件事吧,给你1斗谷子,给我碾出3斗小米来,碾不出来,扣你1石谷子。”

“什么?1斗碾3斗,东家,你这不是存心刁难人吗?”大来生气地问道。

“限你今天一晚上,碾房里不许点灯,摸黑干。干不干,说句痛快话。”老鳖一吹着八字胡,恶狠狠地说道。

大来心里明白了,老鳖一在报第一件的仇,他想的计谋是越来越毒了。然而,大来虽老实,可脑瓜子并不笨。他眼珠子一转,马上又想出了一个对付老鳖一的点子:“中,我答应了。”

晚上,老鳖一一家人老早就熄了灯。老鳖一怕浪费灯油,向来是天一擦黑就让全家人睡觉。

大来摸黑来到碾房,又摸黑套上毛驴。大来成年累月干这活,早已轻车熟路了,摸黑干这活不为难。

“啪!”一声脆响,碾房里传来碾磙子的转动声,“轰隆隆,轰隆隆……”

老鳖一躺在床上,一点睡意也没有,他支棱着耳朵,听着碾房里的动静。心想,看你小子能耍出啥把戏。

突然,碾房里传来“嗵”的一声,正转动的轰隆声便戛然而止了。老鳖一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啪、啪”的鞭子声就从碾房里一声接一声地传出来。毛驴被打得“嗷嗷”乱叫,凄惨的叫声惊得老鳖一一骨碌从床上跳下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碾房。

碾房里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大来的大声吆喝声:“拉呀,快拉呀!”接着又是“啪,啪……”几鞭子。

老鳖一赶紧点着油灯,就着亮光,老鳖一看见碾盘倒地翻在一侧,毛驴还在碾磙子上套着,大来正用力抽打着毛驴,毛驴早累出一身热汗,但碾磙子却纹丝不动。

“大来,怎么搞的,碾盘子咋翻了?”

“东家,黑灯瞎火的,我咋知道碾盘翻了。估计下面的砖垛没垒好,驴一拉就翻了。”

“翻了,你还让驴拉,你想把它累死?”

“东家,不拉怎么碾谷子?”

“这……”老瘪一又干瞪眼说不出话来,他虽然心里知道是大来有意把碾盘弄翻的,但理亏在自己这边,所以只好又吃了哑吧亏。

“算了,这活你别干了,明天你一个人把碾盘安好,这算是第3件事了。”老鳖一心想,小子,你不怀好意,故意给我捣乱,我让你自作自受。

“东家,这碾盘这么重,这么大,没有四五个人怎么安?”

“怎么安是你的事,我就不管了,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吗?自己想办法吧。”老鳖一阴阳怪气地说道。

“中,东家,看我怎么给你安。”

第二天,大来扛着一把大铁锤,迈着重重的脚步,从堂屋门前“嗵嗵”走过。

老鳖一在屋内听见脚步声,忙探头看,见大来扛着一把大铁锤去了碾房。心想,不好,这小子又想出啥歪点子了。于是便兔子似的赶紧蹿到了碾房。

“大来,让你安好碾盘,你扛把大铁锤干啥?”

“东家,我想把碾盘砸碎了,一块一块地安,这样方便。”

“什么,把碾盘砸碎了?砸碎了还咋用?”

“东家,你不是说怎么安是我的事,你不管了吗?我看只有砸碎了才好安。”

“这……”老鳖一气得脸色又黑又紫,又是干瞪眼,说不出话来。

老鳖一的3个损招都让大来给接住了,无奈,老鳖一只好把3石谷子给了大来,大来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了。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9年1月上半月刊

原标题:计斗老鳖一

作者:许保金

图|来源网络

"长工计斗老鳖一"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