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世友回忆自己经历的最惨一次战斗,一片山全被血染红了!

在中共解放军杰出将领的行列中,许世友将军的一生闪耀着一种独特的光芒,几十年来,他的传奇故事像神话似地在民间流传。

在中共解放军杰出将领的行列中,许世友将军的一生闪耀着一种独特的光芒,几十年来,他的传奇故事像神话似地在民间流传。本文所描绘的只是将军的一个缩影,却生动地将已离去的将军的本色展现在我们面前。

1、将军的庭院被改造成普通农家

1985年10月23日下午,也就是许世友将军去世的第二天,我随同南京军区司令员向守志、政委傅奎清拜谒了将军的故宅——中山陵八号。

这是一幢黄墙灰瓦的两层楼房。楼前有两株粗壮高大的法国梧桐,金黄色的树叶在瑟瑟秋风中摇曳、抖落,飘向大地。

许世友回忆自己经历的最惨一次战斗,一片山全被血染红了!


四周是一个很大的院落。没有奇花异草,也没有假山叠石,到处都栽种着萝卜、白菜、蕃茄等作物和有经济价值的树木。楼前有一排青砖垒成的4栏猪圈,圈顶覆盖着金黄色的稻草。

楼后的一个约有四个篮球场大小的鱼塘上长满了水浮莲等猪饲料。已经收割下来的金灿灿的玉米棒堆满了楼房后的一个平台。置身其间,我仿佛不是来到高宅深院,而在走进一个普通的农家。

我们轻轻地走上二楼——许世友将军的卧室。 这个约有十六平方米的房间,陈设极其简单——一张单人棕床,一张写字台,一张硬木椅, 还有两张供客人坐的单人沙发和一只落地台灯。房间的另一头是一个大立柜,上面摞着两只装衣物的破旧的牛皮箱。

拉开大立柜,里面竟空荡荡的,只有隔板上整齐地摆着一双军用黑布鞋和两双用布条织成的“草鞋”。

2、工资大部分用来买酒喝

从卧室下来,我们走进餐厅。这是间不大的房间,靠窗摆着一张圆饭桌,右首的壁橱里摆着这幢小楼里唯一的奢侈品——七瓶茅台酒,其中一瓶已喝了一半。打开壁橱,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将军身边的工作人员介绍——

许世友将军生前好酒,尤爱喝茅台酒。平时喝酒,凡公事宴请,招待的酒,都要管理员保管;自己喝酒自己买,都存放在这个壁橱里。

半年前,将军因患肝病被送进上海华山医院治疗。华山医院高干病房要求很严,患肝病绝对不允许喝酒。将军受不了,借口“洗澡”偷偷地跑回来。怎么劝他也不愿意回去了。他说:“不让喝酒,条件再好的医院我也不住!”

将军回来后,保健医生也不准他喝酒,结果他连饭也不吃。医生只好容许他一次喝一杯。他死后只留下一张1000多元的存折,他的工资大部分都用来买酒喝了。

将军病重期间,好像怕酒要涨价,所以特意嘱咐工作人员帮他买了一箱茅台酒。壁橱里是剩下没有喝完的。

我久久地凝视着眼前这些将军来不及喝的茅台酒,心潮难平:酒未尽,人先去,一生征战,壮怀激烈……

许世友回忆自己经历的最惨一次战斗,一片山全被血染红了!


3、命令卫兵捏住人家的鼻子灌酒

下面这件事发生在青岛。

有一年许世友将军路过青岛小住。听说有三位上将也正在这里疗养,将军顿时酒兴大发,上山打了几只野鸡后吩咐管理科长:“请他们三位来,今晚我请客。”

三位将军接到邀请,竟急得团团转:

“怎么样,人还没到,鸿门宴就摆上了。”

“你是南京的四大喝,你去应付……”

“他来了,谁也别想安静,还是早点离开青岛好。”

……

三位上将南征北战,九死一生,怕什么呢?就是怕和许世友喝酒。一怕他的酒量,二怕他的酒风。

据说许世友曾经喝过半脸盆酒,喝起酒来又特别较真,身后立着一名卫兵监酒,只要谁耍滑,立刻由卫兵执行罚酒。有一回,一位和许世友同样资历的将军喝酒时,掏出手帕做了一个小动作。

许世友发现后“勃然大怒”,立即“喝令”监酒卫兵捏住那位将军的鼻子用碗灌。

4、打仗时,专门有人为将军挑酒坛子

其实,在战争年代,许世友将军就是酒中豪杰。他的豪饮在红四方面军中是很有名气的。

红四方面军的老同志至今都还记得,那时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曾发布过一道禁酒令。这道禁酒令所有的人都要严格执行,只有一个人可以例外,那就是许世友将军。

在土地革命时期,许世友一直在红四方面军率兵打仗,历任班长、排长、营长、团长、副军长兼师长、军长、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将军打仗的主要特点就是勇猛、不怕死。在数以千计的战斗中,他曾七次参加敢死队、两次担任敢死队队长、四次负伤。这在我军高级指挥员中是少有的。

将军晚年曾十分自豪地向笔者回忆起自己三次与敌人面对面拼杀的情景。

第一次是将军刚参加革命担任农民自卫军炮队队长时,他奉命攻打个地主武装的山赛。这是一个由青垒墙建在两个相连山峰上的土围子,高耸险峻,易守难攻。

在阵锣鼓声和呐喊声中,许世友将小褂子一甩,举起削得尖尖、顶端涂着猪血并用油炸过的长竹竿(据说这样的竹尖可以捅死人),第一个往上冲。当他快攀上墙顶时,却被对方的竹竿捅了下来。

掉进深山沟里的许世友昏迷了两天两夜。事后他回忆说:“我醒来后,虽然浑身疼痛,心里却感到说不出的舒坦,好像睡了一大觉。死而复生,就是奇事。打仗总是要死人的,人死如吹灯,没有什么了不起!”

第二次是在大别山反围剿的商潢战役中。那是一个白雪皑皑的冬日,当时担任红十二师三十四团团长的许世友奉命坚守豆腐店打援。第二天上午,该团一营就与敌人接上火了。

许世友听说一营打响了,立即带着通讯员往一营赶。这是他的老习惯,哪儿战斗最激烈,他就会赶往哪儿。许世友刚到,敌人就冲上来了。他挥舞着大刀,和战士们一起三个一群,五个一伙,与敌人厮杀着,扭打着,追逐着……一片片鲜血染红了白茫茫的山坡。

许世友将军指挥的三十四团硬是用刺刀杀退了敌人三个团兵力的轮番进攻,为我大部队包抄全歼敌人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军史上称豆腐店之战是著名的商潢战役中最激烈最精彩的一幕。

万源保卫战,是许世友将军称之为“规模大、时间长、很残酷,以后再也没有经历过的恶战。”

1933年11月,四川军阀刘湘集中九十个团共二十万兵力向红四方面军进攻,数量十倍于红军。许世友指挥的红二十五师奉命坚守在万源以南的大面山阵地。

这里是万源的天然屏障,地位至关重要。

许世友将军说:“当时我是副军长兼师长。我们从师长到战士,每个人都有一把系着红布的大刀,都是用纯钢打的,连砍十几枚铜板都不卷刃。但在万源保卫战中,差不多所有人的大刀都砍出了缺口。”

有一次,一股敌人从两个防御团的结合部突了进来,先头部队竟进至师指挥所右侧的山脚下。此时,许世友将军毫不慌张,他果断地在电话中向各团布置了反击方案,随后便带领师直属部队,冲下山去与敌展开肉搏,直属部队人员虽少,但士兵们看到副军长挥刀向前,个个勇气倍增,冲杀声、呐喊声震天动地。

有一个敌指挥官正挥舞着手枪大喊大叫,许世友飞身过去,劈头一刀,也不知道是刀太快,还是砍得猛,那家伙的头向山坡下滚出好远,而无头的身子还在挥舞着手枪向许世友扑来……

许世友回忆自己经历的最惨一次战斗,一片山全被血染红了!


俗话说,酒能增勇。我不知道许世友将军的勇猛是否因酒而生,但在我采访中却从未听说过将军因酒误事的情况。

也许正是许世友将军的勇猛,能打硬仗、恶仗、大仗,当时的红四方面军领导,如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在喝酒上都给他以特殊照顾。许世友是红四方面军中唯一可以公开喝酒的将领。行军打仗时,还专门有一个人为他挑酒坛子。

红四方面军政委陈昌浩曾在团以上干部大会上宣布:“禁酒令是一定要坚决执行的,除了许世友,其他人一律不准喝。”

当有人对此提出异议时,陈昌浩反驳说:

“你有许世友的酒量吗?”

"许世友回忆自己经历的最惨一次战斗,一片山全被血染红了!"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